首页 »

顾骏|“阿法狗”——不是狗来了,而是狼来了

2019/10/10 6:58:56

顾骏|“阿法狗”——不是狗来了,而是狼来了

 

 

 

“阿法狗”与李世石的围棋“人机大战”,李世石三连败,而且据说赛后李的脸色颇为难看,情绪十分低落。以李的修为,不像为的是面子不好看,更可能是面对比“石佛”更“石佛”的“阿法狗”,实在有无处使力之感,“棋高一着缚手缚脚”,人类中高手的窘境,是否意味着未来人类整体的窘境?

 

因为发窘,所以引来各种议论,有靠谱的,有不靠谱的,有着眼当下输赢的,也有看重未来趋势的,有严肃思考的,也有戏虐调侃的。有认为,李世石输就输在心里不稳定上,而这是面对没有心理过程的“阿法狗”,人类永远消除不掉的“阿喀琉斯之踵”:能被称为“石佛”已有非人类的意思,为了赢一副棋局,非得连佛都去掉,直接变“石头”不成?

 

也有认为,“阿法狗”能赢围棋手,但必定赢不了麻将客,不是麻将更为复杂,而是中国各地麻将规则不一样,Deepmind明明给“阿法狗”安装了成都麻将的程序,麻将客却临阵变卦,执行广东麻将的规则,让“阿法狗”无所适从之下,输个死不瞑目。当然,“阿法狗”死了是否会闭上眼睛,还得看Deepmind怎么设计。不过,平时人与人之间玩游戏“出老千”已属品行有亏,严重些可算作奸犯科,现在同“阿法狗”也玩这一套,那就不只是胜之不武,更有自我降格的可能。

 

网上言论从来当不得真,所以听闻如此不着调的言语,无须过于顶真。真正仍人忍俊不禁的是号称业内专家,简单视“阿法狗”为“人工智能消费化”:“人工智能真正进入消费级水平,还需要等待不可预期的数十年”,“如何让我们手机的电池能够更长久些,让我们的互联网应用更加便捷高效一些,这些方面实实在在的进展与突破在科技公司看来或许要比追捧所谓的人工智能来得实在”。

 

“实在”这个词用得实在好,没有比这些自己没有能力发明,只知道利用别人发明的技术获取利益更实在的“业内专家”了。今天中国有BAT,一个“双十一”足够让全球商家和经济评论家目瞪口呆,中国“互联网大国”的地位已经确立,这是毫无疑义的。但如同制造业大国未必是制造业强国,生产再多,只是中端产品,高端还得国外“扫货”,恐怕不足以自我陶醉吧?微信玩得再溜,电商促销再热,如果互联网核心概念、原创技术和关键设备都不在你手里,那离“互联网强国”还有不小差距。

 

今天关注“阿法狗”的人,包括其中许多中国人,看重的绝不是“人工智能消费化”,下个棋,玩个牌,当个宠物。而是以如此发展势头,人工智能最快在什么时候,会真正实现人类抱持多年的梦想,集美梦和噩梦为一体的梦想?

 

说是美梦,人类一直希望造出真正的“机器人”,而人之为人,不但有自我意识,而且能自我完成,才是最本质的属性,今天,“阿法狗”是一台会深度学习,不断完善自己的机器人,比以往人类创造的任何产品都接近于人本身,所以才有美梦成真之意。

 

说是噩梦,人类自能够生产自动设备以来,一直害怕这个“自动”的边界无限拓展,以致最终造就一台脱离人类控制的完全自主的“人造人”,“阿法狗”拓展机器自动性或自主性而至人类以往从来没有达到过的程度。对这样一项深远挑战人类自身地位的创造发明及其步步推进,简单归之于“消费化”不会是最准确的把握吧?

 

缺乏哲学思维的高度,无视人类科学探索的“本体论”意义,眼光始终不离商业效益,对于某位业内专家来说,无伤大雅,毕竟人各有志,术有专攻,好高骛远更未必处处都算优点。但要是因为自己视距有限,还嘲笑别人的创新“不实在”,那就过了:他个人尽可以高枕无忧,但要是国人都同样酣然,若干年后不免重蹈“落后就要挨打”的覆辙。

 

即便Deepmind真因玩性大盛,才靡费资金,弄了个“阿法狗”,娱乐全世界,如此不“实在”也自有其道理。纵观科技发明史,人类多少科学发明都来自于兴趣、爱好和玩耍,从一开始就执着于“实在”及其背后的利益,包括商业利润和获奖声誉,往往走不远。自古以来,中国多得是能工巧匠,但所掌握的技艺多半过于实用,无用而好玩的东西不多,能够上升到“智力上好玩”,即理论乃至哲学高度的更少,这才造成传统科技创新之路越走越窄,最终远远落后的境地。今日国内互联网产品即便如网络游戏,也只是为赢利而涂上好玩的“糖衣”而已,像“阿法狗”的创造者德米什·哈萨比斯由于“好奇”而创立Deepmind,在当今中国创新创业领域内,确实不多见。

 

“实在”而不是“好奇”仍然是中国互联网业内专家的普遍取向,这对中国科技乃至企业发展,又有什么关系?中国古人相信,“取法乎上,得其中,取法乎中,得其下”,境界高低决定事业成就的大小,不能由着“好奇”,释放更大的想象空间,势将极大限制中国创新创业的视野,而令我们宁可在懈怠中,等待别人取得突破。这就是为什么,人们面对业内专家的“坦率”时,所受到的震惊远远超过听到李世石输给“阿法狗”的时候:“我们曾对‘深蓝’热捧,但结果令人失望,彼时激起的对人工智能的过度预期所导致的泡沫迄今未散。将近20年过去了,人工智能事实上并没有出现突破性的发展,尤其是没有为普通消费者带来体验和应用方面的实质性进步”。对相比“深蓝”,“阿法狗”在自我学习上取得的进展,对人工智能从战胜国际象棋到战胜围棋高手所表现出的进展,竟然毫无感觉,这本身足以令人惊讶,更让人不可理解的是语气中透露出来的那种“超然态度”。在未来人工智能的发展进程中,中国真的可以袖手旁观,坐等其他国家“突破性进步”实现之后,再亦步亦趋?尽快跻身科技进步最前沿的国家战略,允许有责任心、有前瞻性的“业内专家”如此悠闲自得?

 

如果说围棋是中国传统文化的智慧符号,那么“阿法狗”就可以视为互联网时代科技创新的符号,两种符号之间的输赢不重要,如果符号背后两种文化的关系依然失衡,那每个中国人不管是否业内专家,就不能不高度重视。

 

 

 

题图来源:it168